2012 Rio+20 特別報導(一)

企业永续发展协会 www.liudejun.com  

企 業 與  Rio+20  特 別 報 導 (一):2 0 1 2 聯 合 國 永 續 發 展 會 議

       全球數十位知名永續型企業CEO,本週齊聚巴西里約,向聯合國會員國政要建言,企業需要政府帶頭建構更完備的永續政策,才有利激發創新與市場轉型,否則要邁向綠色與低碳經濟,根本是空中樓閣,緣木求魚。

       為了讓會員及各界了解Rio+20對企業界的意義,本會特別製作三期特別報導供各界參考。

什麼是Rio+20

       聯合國1992年巴西里約Rio地球高峰會二十年後的永續發展大會,即將於6月20-20日在巴西里約開議,大會簡稱為「Rio+20」,正式名稱為「聯合國永續發展會議」(UN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)。

       Rio+20的會議希望能評估全球在開創一個可持續發展世界的進展,並討論未來20年該如何推展。大會的目的包括:

  • 獲取各國政府可持續發展的新政治承諾
  • 評估過去歷次永續發展峰會結論落實的成果與落差
  • 檢討新興的挑戰

       大會將聚焦在下列二個主題:

  • 可持續成長與脫貧下的綠色經濟
  • 達成永續發展的機制框架

企業與組織為什麼參與Rio+20?

       20年前1992巴西里約熱內盧地球高峰會,促成了「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」(WBCSD)的成立,啟動全球領先企業聯合倡議永續發展及因應相關挑戰,也是2012年全球62個分會、超過3000位各型企業領袖結盟的濫觴。

       WBCSD透過下列三項行動來展現企業界在永續發展思潮及實踐的領導力:

  • 推出「願景2050」(Vision 2050)
  • 提出促進達成願景2050之公共政策建言書「改變步伐」(Changing Pace)
  • 號召會員提出更具影響力的承諾與行動

       2002年的Rio+10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,聯合國首度檢視永續發展在經濟、環境與社會三面向的全球挑戰。當時再生能源應用比例的國際目標,成為先進國家角力新能源市場的焦點,唯功虧一簣,最後未能達成國際共識。

       金融海嘯後,各國自顧不暇,所有長程發展的投資與方案,都面臨更嚴苛的考驗,然企業仍須朝更清潔、低污染或無汙染、高資源效率、低碳的方向邁進,所需要的技術與產品和服務,企業也有意願、有能力供應,問題是,誰來買單?誰有能力促進消費市場的轉型?誰能開拓對永續、低碳友善的投資環境?誰該成為配套政策的解鈴人?總歸一句:「誰是我們邁向永續、低碳與綠色經濟的領導人?」

       為了因應Rio+20,反應企業界的建言,特別由國際商業總會(ICC)、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(WBCSD)和聯合國全球盟約(UN Global Compact)共同成立「2012企業永續發展行動聯盟」(Business Action for Sustainability Development 2012, BASD 2012)。BASD 2012的目標是在整個Rio+20籌備及會議期間,為企業發聲,為Rio+20永續發展及全球的共融市場(Inclusive market),作出企業具體貢獻。BASD 2012成立於2010年,不斷促進企業與利害關係人對話,被聯合國正式認可為企業與工業界參與Rio+20的協調組織。

       2011年11月1日BASD 2012提出大會協商文件的建議草案,2012年4月BASD 2012與荷蘭政府及Rio+20的聯合國籌辦單位共同舉行工商業諮詢會議,探討與企業相關議題,諸如:

  • 透明化與報告書
  • 透過全球價值鏈議合中小企業
  • 創新的融資模式
  • 水、糧食、能源領域的最佳企業實務

       BASD 2012在2012年6月19日在Rio+20舉行「企業日」會議,數十家世界級大企業的CEO及永續長與談,包括Unilever、雀巢、美國銀行、PwC、DNV、KPMG、瑞士信貸、P&G、Intel、百事可樂、易利信等。

       這一場大型盛會將聚焦在產業別因應永續發展上的檢討,包括:

產業

  • 農業
  • 水泥業
  • 化學業
  • 林業
  • 礦業
  • 油氣業
  • 電力業
  • 交通運輸業
  • 利用自然資本提升品牌價值與降低風險
  • 中小企業的角色
  • 貿易與投資的角色

能源取得

  • 促進取得能源的企業解方

治理 

  • 提升私部門在多邊政府協商中的角色

綠色經濟

  • 向綠色與共融經濟轉型的脈絡

共融事業

  • 運用共融事業解方(inclusive business solutions)來脫貧

報告書

  • 永續價值的整合報告

政策架構

  • 加速催生永續企業的政策架構

消費

  • 永續消費的願景

科技

  • 科技與永續發展

都市化

  • 都市基礎建設

  • 水在綠色經濟與脫貧中的角色 

Rio+20的關鍵議題

       全球經濟問題仍是當前首要國際議題,歐債危機四伏,許多國家政權交替之際的當務之急仍鎖定在國內極短程的穩定發展,在這樣的時空下,召開Rio+20來商議永續發展,其實大家已經心知肚明,不會有什麼具體成果。

       Rio+20的籌辦進度緩慢,歐盟已自顧不暇,因此相較以往國際大型會議協商主導國家的推拉力量,在Rio+20並未見明顯力道。

       20年前的巴西里約地球高峰會,簽署了包括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等三項國際公約,然而Rio+20卻連一項正式公約都不可能簽署。短線要救命,長線更要救命。人們光看眼前,救得了現在,但是救得了未來嗎?

      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前任秘書長、現任KPMG特級顧問伊沃德波(Yvo de Boer)指出,短視的思維更突顯了危機的嚴重性,世界大趨勢中的人口成長、自然資源短缺、物種多樣性消失及氣候變遷,都正在嚴重衝擊地球、經濟以及我們自己。我們不僅不能只看短期問題,更要從這些大趨勢中掌握機會,尋求更長程的競爭優勢。

       伊沃德波強調企業透過成本有效性、降低供應鏈衝擊及共同保育自然資源,已顯現了領導力來引領世界邁向綠色經濟的轉型,但是企業無法獨力為之,必須有健全的配套政策框架作為後援。

       他積極主張法規框架的四個面向:

1. 亟需有永續與氣候政策的長程目標

缺乏明確、可預測、透明及穩定的政策,綠色投資人不可能冒出來,現有投資人無不以短線及政治偏好為依歸,缺乏長程明確的政策,投資人不可能轉型。

2. 政府要帶頭

政府要創造得以讓經濟活動造成的外部性(如汙染、碳、生態系退化等)內部化的環境與氛圍,如讓社會的外部效應與環境成本可以被適度計價,資源短缺的嚴重性也可以整合到產品的計價中,這些都有助生產者與消費者轉型為更永續的商業行為。稅賦也是另一種誘因。國際能源總署(IEA)的統計就顯示,2010年全球政府對再生能源的補貼有640億美元,但對石化燃料的補貼卻高達4090億美元,超出再生能源的6倍以上,因此,政府不帶頭,不可能邁向綠色經濟。

3. 透明化與報告書,執行差異說明

政府應鼓勵企業在財報與非財報的透明化,至少應要求上市公司就永續發展關鍵事項提出執行的差異說明,此有助企業強化體質及更具綠色競爭優勢。

4. 建立一個新的聯合國永續性框架

聯合國現在要將永續發展納入優先議題,似乎是力有未逮,但至少要能積極支持各國能朝此方向推進。

唯有在穩定、明朗的政策架構下,企業才有辦法創造亮麗的綠色成長商業案例,因此政府應積極發展外部性的計價、擬定有助企業透明化的正確誘因,以及促進綠色轉型的配套機制。

針對Rio+20您可以參考的企業思維

       WBCSD在2012年5月22日正式發佈針對Rio+20所提供的政策建議藍圖,此建言書名為「改變步伐」(Changing Pace),呼籲政府趕快發揮領導力,讓企業已提出的解方,可以加速放大規模來解決日愈增強的可持續發長的挑戰。

       由於各國政府能力不足,低估企業的能耐,倘若政府在配套政策上再不加強,企業的能耐也無法充分發揮。

       短視,蒙蔽了大家的判斷力,只會治標,不能治本。因此WBCSD提出了長程眼光的「願景2050」(Vision 2050),永續發展才會在宏觀的藍圖上,依序建構必要的條件後逐步達成?!父淖儾椒ァ惯@份建言書即是基於「願景2050」促進企業與政府的對話,以俾發展與落實能激發創新及實行永續企業解方的具體政策?!父淖儾椒ァ贡孀R了能產生動態與可達成之政策框架的七大政策行動類型。完整報告,請自WBCSD網站中下載。